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lvcmic.com > 留京过年的外卖骑手们:有的大年初一跑单,10小时挣四百多

留京过年的外卖骑手们:有的大年初一跑单,10小时挣四百多

时间:2021-03-08 16:39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来自河北保定的崔宇(化名)是饿了么蜂鸟众包的一员,由于嫌回去麻烦而选择留京过年,“现在回去什么都干不了,出不了门,也不能找朋友聚会。”他表示,以前春节期间虽然单量少,但是一单也能挣“十来块钱”,但是今年的价格“大多数时候都是几块钱”。

来自河北邯郸的骑手马涛(化名)今年32岁,今年春节7天,配送收入加上平台奖励,总共挣了有六七千块钱。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,“挣这点钱还不如回家呢。”他表示,老家不少人在外做皮草生意,“每年都能赚几十万”。在北京消费也比较高。马涛和另外两位朋友合租在一间屋子里,即使这样,他表示自己的每月开支也还是在3000元以上。

今年25岁的骑手邓亮(化名)来自河北邯郸,他第一次在外地过年。被问起春节假期怎么过的,他表示(外卖)单子少,自己“主要在家睡觉”。

正月初十凌晨12点半左右,叶飞给记者回复微信消息,“(今晚2个多小时)刚好送了10单,回去休息了,(赚了)80多块钱。”

03

来自辽宁的骑手刘先生春节期间也没有回家,他说是“冲着平台奖励留下的”。他的儿子今年20多岁,快到结婚用钱的时候了,所以他想春节期间留在北京多挣些钱。过年那天吃得也很简单,一个人做了点菜,吃完就忙着跑单。

从大年初一开始,叶飞每天基本上都是这么过的。每天在三个时间段准时从家里出发,接单、跑单、回去吃饭、再出去接单。“春节期间跑单平台有奖励,在家里待着也没有其他事。”叶飞如此解释他在春节假期期间继续奔忙的原因。

“对于有些在外打工的人来说,过不过年没有多大影响,赚钱更重要一些。”来自河北邯郸的李豫(化名)也是一位美团众包骑手,在初一初二两天完成平台活动的基本任务量之后他结束当天的工作,也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下,然后之后从初三开始,每天都跑60单左右。

叶飞去年才开始做外卖送餐工作。刚开始时候由于不熟悉商家和顾客地址以及路况,每个月只能挣5000-7000元,后来慢慢熟练了,一个月差不多能挣到1万元以上。

在叶飞和父亲过年期间还在路上忙着跑单的同时,叶飞的妻子也没有停下来休息。她现在在北京一家珠宝店做销售工作,底薪很低,工资主要按照销售提成算,业绩好的时候收入7000元左右,业绩不好的时候则是四五千块钱。春节期间加班有三倍工资,另外还有额外补贴3000元,她就一直驻守在岗位上,有时候早班上完再接替同事上晚班,一天工作达到12个小时。“主要也是想多挣点钱。”叶飞说。

记者 孙文轩

这期间,孩子则主要交给叶飞的母亲带,叶飞三岁的儿子现阶段正是充满活力的时候,据他说,非常“爱倒腾东西”,需要有人照看。叶飞的母亲打算等孙子上了幼儿园之后,自己再出来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差事做。

多位接受采访的骑手表示,春节期间外卖单量比较少,尤其是假期的前几天。据他们分析,虽然今年留京的人数比往年多,但是大部分人会选择在家做饭或者去饭店吃饭,另一方面,留京过年的外卖骑手也比以往多,所以每个人平均分到的单量就少了很多。

今年32岁的周勇(化名)来自河北邯郸,今年也没有回家。他给记者展示的手机订单统计后台显示,除夕和大年初一的单量都是12单,从正月初二到初五,每天的单量分别是11单、18单、26单、17单,一直到初六开始,单量才重新回到三四十单左右。

大年三十傍晚,邓亮和几个朋友在租住的小屋炒了几个菜,喝了点白酒,晕乎乎地睡去了。晚上9点多醒来后,他骑着自行车在北京的南城区随意溜达,从南四环的肖村骑到十里河附近,在附近吃了一点饭,期间给父母打电话问个好,之后坐地铁回家。

之后的几天春节假期,邓亮偶尔想起来或者有单了就出来接个单,基本上每天20单左右。不过,2月14日情人节那天情况有了变化。那天他上午10点多出来接单,总共完成60多单。

也不是每个平台都有针对春节假期的补贴政策。一位饿了么众包女骑手向记者抱怨说,平台今年并没有针对春节假期推出特别的奖励或者补贴活动,被困浴室30小时女生自述独居生活:尽可能考虑所有安全问题,正在进行的只有每一个冬季都会有的“暖冬行动”。

编辑 赵泽

记者采访了数十位外卖骑手,大多数月收入在夏冬旺季都能达到1万以上,不过想要达到这个水平,意味着基本上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,同时每月30天“没有一天休息”,很多骑手也表示,自己没有五险一金,挣的都是辛苦钱。

02

骑手们的生活比较单一,娱乐活动很少,平日里也主要跑单、吃饭、休息下,再跑单。“我这一天到晚送单、送单、还是送单。不送餐的时候几个人坐一块儿唠唠嗑儿,聊会天,送餐高峰期一来就开始各跑各的。”邓亮对记者说。

贝壳财经原创出品

正月初九那一天,他参与的平台活动已经到了第三期,他需要在一周内累计完成230单,才能获得当周的奖励130元,他还差一些单量,需要在剩下的最后一天内完成。平台上的活动页面还显示,累计达标四期会奖励2488元,刘先生想拿到这个奖励,但他也担心第四期的任务单量会再继续提升,超出他的能力范围。

送单、送单,还是送单,“过不过年没有多大影响”

叶飞也参加了美团的那个订单量冲单奖励活动,前面三期都完成得比较顺利,已经拿到了1000多块钱的奖励,如果第四期也能完成就能拿到两千多块钱的奖励。

其他几位接受采访的饿了么骑手表示,虽然假期期间单子比较少,单价也比较低,但是自己也一直在坚持着。

大年初一跑单10小时,收入400多元

叶飞的父亲也在做美团众包的骑手,每天出门节奏和叶飞基本一致。骑手们等餐的热门区域是固定的,父子俩经常会在途中遇到。碰面时,两人会相互询问手里的单子要往哪里去送,也会问问前面已经送了多少单、挣了多少钱等。

来自安徽芜湖的28岁骑手钟豪(化名)春节期间则“比较懒散一些”,在收入上自然也就和其他外卖骑手相差一大截。他说送餐只是自己的一个过渡工作。

正月初九晚上10点左右,美团众包外卖骑手叶飞(化名)从北京广渠门内大街附近租住的小区出发,开始一天中的第三次送餐。他要去距离小区1公里外的某美食广场取餐,一份烤肉拌饭,一份卷饼,先送到2公里外的一个公寓,然后再到距离该公寓1公里多的北京火车站。这个晚上,他从10点跑到凌晨时分。在此之前,他已经在上午10点至下午1点多,下午5点至晚上8点多,跑了两趟。

01

父子齐上阵,月入上万“没有一天休息”

“现在很多顾客的单子我不用导航也能送到。”叶飞说,他现在很少有超时送餐的情况发生。这依赖于他一年多的送餐经验,小儿儿玄机2站分站,“我一般会计算好每一个单子大约需要的时间,如果觉得下一个单子可能会有延误,我就不接那个单子了。”

过完除夕,叶飞从大年初一就开始了每天的接单工作。初一那天他在外面跑了10多个小时,总计有36单,当天的平台政策是每单补贴4.5元,加上基础价每单能挣到十来块钱,这一天他的收入有400多元。整个春节期间,叶飞的工作节奏一直保持不变。“假期结束之后,每单的补贴没了,但是订单量又上来了,所以总体每天的收入还是差不多。”

叶飞来自河南,是留在北京过年的众多外卖骑手中的一员,他的假期安排也是很多外卖骑手的生活缩影:继续每天抢单接单、送餐挣钱。当然,也有一些骑手在假期因为单子少选择让自己多休息两天。但更多骑手在这期间希望有更多的单量和收入

叶飞说,骑手在送餐时都希望能顺路多送几个单子,这样能多挣点收入,但很多餐饮商家过年期间留的工作人员不多,出餐效率没有平时那么高,所以在那几天平台给每个单子留出了更多的配送时间。“可能也是为了吸引更多骑手出来跑单。”叶飞说。

“春节期间平台的奖励没拿着,因为平台刚开始的要求是跑个10单8单就可以了,后来越来越高,现在就是平均日单量跑个四五十单才能拿到,每天能达到数量的人别少。”有骑手抱怨道。

叶飞的父母时常会考虑将来要不要回老家生活。他理解自己父母的这种心情,“老人上了年纪都有落叶归根的心情,老家还有宅子和几亩地。”不过他同时也表示,“路该怎么走还是得怎么走”,现在有孩子了,压力也比较大,所以暂时会继续做这一份工作,“就想着每天能多跑一些单,尽量多挣一些钱。以后再看有没有其他合适的事情干。”

没能回家过年,骑手周先生心里还是有点难受的。“在外面忙活一年了,真的很想回去给孩子买点礼物什么的。”周先生有两个孩子,一个八岁,一个四岁,不能回家的他只能在视频里和他们聊聊天。

大年三十,叶飞上午送了十几单外卖,下午就早早回到了在北京租住的“家”,准备和家人过除夕。厨师出身的父亲掌厨,做了美味的酱肘子,母亲和妻子一起包饺子,而他则主要负责照看三岁的儿子。晚上,一家人在一起边吃饭边看春晚,同时也在老家亲戚群里聊聊天、发发红包。

他表示这个单量在周围骑手中“处于中等偏上”,还有一些比他跑得更多。“有些骑手是晚上十点多开始跑,夜里单价会更高一些,然后一直跑到第二天下午回去休息,晚上再接着出来跑。”

图文阅读